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尚乙

我的世界都是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住马晓春,记住马晓春的愤怒  

2009-06-02 23:17:40|  分类: 社会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当生活家杯争霸赛举行之后,马晓春独对博客,怒向苍天:谁,才是一代棋王?

  一问惊天下!生命中有不能承受之重,那就是来自尘世俗物的轻视和摧残。尽管这个杯赛并非所谓棋王争霸赛,但记者的添油加醋,刘思明领军人物论,以及棋院对规则的制订,摆明了就是对马晓春的一种漠视和排挤。因此无论马晓春针对的是棋院还是俞斌本人,都可说是师出有名。对棋院的质疑,马晓春没有错,对俞斌地位的质疑,也没有错。错在什么地方?以鱼头的性格,不可能回绝赞助商和棋院的好意,虽有瑕疵,但不能说是一种错误。那么错的,自然颠倒了黑白的棋院。

  如果说马小因为个性的问题,不适合做教练,我们姑且认可;我们不妨也姑且认可他的下岗没有暗箱操作的成分,但不幸的是,本次生活家杯的举行,恰恰成为一种反证。如果一个事件是偶然,那么紧跟着的第二件,就难以孤立。反证了什么?那就是,确实有人在整马小,即使不是有意,也造成了事实上的侵害。围棋乃四艺之一,即便我们今天将之归类于竞技的范畴,但在很多人眼里,它的黑白分明,它的优雅写意仍然蕴涵着艺术的魅力。但今天,这一高雅之物,被用来行不雅之事,甚至以之为工具,来颠倒围棋的黑白。自教练的竞聘,到今天的生活家争霸赛,棋院给中国围棋造成了很大的混乱,而给出的一些理由要么冠冕堂皇,要么起墙自闭。对这样的管理手法,谁也不能隐忍,马小如此,棋迷也如此。

  有人说马小这次发飙有欠棋士风度,但一个人的气度再从容,也不可能容忍有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世间的名与利本乃身外之物,但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更何况马晓春这种比较重视名节之人。这中间不存在什么气度与否的问题,也不存在争名夺利的问题,而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。这涉及到棋院作为一个官方机构,是秉公执事,还是混淆是非。

  中国官场潜规则之一,就是说大话,重形象,表明先进性。官子两个口,对上邀宠,对下通吃。比如说,多拿两个世界冠军,是国家综合实力上升的体现。这话可阴着呢。不但符合主旋律,拍了上面的马屁,还捎带着打压了异己,甚至连棋手本人的努力也给抹杀了一些。这个玩的是官场厚黑学,一般“不明真相”的老百姓哪知就里?受到打压的人说两句话,反倒讥讽为小肚鸡肠。试问,这种状况下,哪个当官的不偷着乐呢?

  从现代文明的角度看,中国绝大部分人还不具备真正的公民意识和精神。公民身份的欠缺,不仅是体现在没有自由流动权,没有普选权,没有参政议政权(不要以为街头巷尾的政治八卦也是这个权!)等方面,还体现在对政府和官员和自身权利的认识上。明明被冤枉多年,一朝平反,就感激涕零,不知道依据司法讨回公道;明明一直被盘剥压榨,一旦减轻赋税,立马就幸福起来,根本不知道自己还在承担着很多隐性的税赋。这不是公民的学习使然,而是制度设计使然。为官一日,不受监督,且终生受用,这是中国官场的普遍认识,做官依然是中国人的梦想。官本位思想存在于中国社会各个角落,在这种文化氛围中,官员无数,顺民也无数。一旦有人抵触,马上会被官员和顺民命名为刁民。所以,当马小一怒而起的时候,各种声音便如粪池中的臭气浮泛而起。

  聂卫平是我尊敬的一个棋手,包括他在CCTV的《艺术人生》上睡大觉也令我开颜。但我相信,睡觉不是对CCTV这个“权威”栏目的一种表态,他还没有那个认识,也没那个境界。所以,当他说马小这次发飙不利于团结的话,我一点都不吃惊。团结这么雷人的意识还会在他的内心存在,要么是一种姿态,要么就是一种天真——后一种可能更大。不管如何,聂卫平的骨子里依然是一个顺民,是确凿无疑的。他根本没有想到,所谓有碍团结的人,不是马小,而是那个机构,是那个机构里几个玩弄权术的人。批评马小发飙,无异于只准州官放火,不准百姓点灯。

  俞斌在两次事件中,均是参与者。按理说,既然另外一个参与者有质疑,那么他就有这个必要站出来说些什么。但他一直沉默。相信他的沉默,让很多人失望。如果他能够高姿态地站出来为马小说话,必然会赢得棋迷的心。我们善意地认为,他不是一个外交家,他不可能既能安抚马小,又能使领导快慰。在这两次事件中,俞斌本来有机会提升自己的形象,但错过了。不过,这种沉默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妥,毕竟马小针对的是棋院。或者,我们应该认同的是,在棋院将围棋作为工具使用之时,棋手也无一例外成为了权术的工具。他们都被动得陷入了那个官场的酱缸中,难以自拔。

  个人虽然认同马小这次发飙,但不能不感觉到一些遗憾。假如说聂卫平的团结论很雷人,那么马小对俞斌对常昊的言论,又未尝不是没有一点伤害性。马小之发飙,至少说明还没有看透一些本质的东西——看透那些人,看透那些权术。较之于李昌镐的谦虚刻苦,他还算不上真正的大棋士,较之于藤泽秀行,他的人生还够不上丰沛。特别是后者,年轻时便敢于在中国古典诗歌上向日本诗人挑战,便可在葬礼上大段背诵宗教语录。诗歌也好,宗教也罢,都是一种对心灵修为的打磨,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再加上日本围棋的文化属性,才使得藤泽秀行即使到了60多岁,依然可以在围棋比赛中指点江山。而这一点,中国棋手是欠缺的,马小自然不例外。当然,此非马小个人之过,实乃急功近利的锦标主义即举国体制作祟所至。

  现在要求马小用新的成绩来证明自己,一是不需要,二是没这个条件,毕竟中国人文环境被破坏殆尽,真正能沉潜下来追求大道者,几无可能。我深信,不为体制所容,饶是天纵其才,特立独行,马晓春也难免从此渐行渐远。作为棋迷,我们不仅要记住他曾经带给我们的喜悦,也要记住他对李昌镐连败带来的痛苦,关于围棋的苦与痛,都是一种财富;作为一个中国人,我们不仅要尊重一个世界冠军的愤怒,还要记住这个愤怒所指向的那个具体目标——中国棋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